一只胖橘(半死人)

主吃金剑和mabill同好私戳,加q2282623971,我这人很渴望交友,对了我知道我写的不好,多多包涵,半死人一个偶尔发发文

【金剑】归来

#征兵梗
#架空注意
#请别吐槽我起名废这点,微笑

阿尔托莉雅手挽着才刚刚3岁多的小女儿站在浩浩荡荡,黑压压一片的人群之中,焦急的等待着今日第一列也是最后一列的载客火车“黑鹰号”的归来。

终于,在火车标志性一般的刺耳鸣声与人们高昂兴奋的欢呼声中,这列承载着无数阿尔托卡人民希望,同时也带来了无数家庭悲痛的火车停靠在了早已是一片石砖废墟的卡兹尔火车站前。

所有阿尔托卡人民都知道这场自他们出生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战争有多么的惨烈和恐怖。

随着刺耳的轰鸣渐渐消失远去,一瞬间,仿佛所有人都停止了呼吸般,听不见一点的声响,所有人都焦急的瞪大着双眼望向列车门那,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自己的丈夫,或是儿子,有没有幸运的幸免于这场几乎可以说是毁天灭地的可怕灾难。

当然,我们年轻的妻子,阿尔托莉雅也不例外。

她紧紧的抓着女儿小小的,柔软的手掌,她至今还清晰记得他的丈夫,吉尔伽美什,在走上那列漆黑难看的火车前冲着她微笑的样子,她也记得他对自己信誓旦旦许下的诺言。

他答应她,等他回来,他要带着她和他们还未出生的孩子一起回到自己的家乡去住,那里没有战乱,也没有一年比一年恼人的征税。

就在陷入回忆的阿尔托莉雅开始想起他们那段愚蠢又可笑的恋情时,列车的车门在又一阵刺耳的声响中缓缓的从里面被打开了。

当为数不多的成功从这场可怕战役归来下来的士兵们一个个整齐的从列车的车门或是蹒跚或是矫健走出来时,人们爆发出了比看到火车驶来的影子与听到火车刺耳的蒸汽呜鸣声时更加高昂,兴奋的欢呼声,但同时,还夹杂着更多人们的哭喊声与叫喊声。

阿尔托莉雅努力的踮起脚尖,想要看看有没有那个熟悉而又已经在脑海中模糊陌生的高大背影,却发现自己压根连铁轨都看不到。

她妥协般的叹了口气,低头看了眼身旁似是有些害怕的小女儿,然后蹲下身子小心的把她抱到自己的肩上。

“你能看到从火车上下来的那些人么,卢佳娜?”

“妈妈,【huo zhe】是什么?”

阿尔托莉雅思考着年幼的女儿的问题站在那愣了有三秒,接着小心的把她抱下肩,有些无奈的轻轻抚了抚卢佳娜的头,温柔的为她整理了一下细碎的短发。

“妈妈,我们是来见谁的?我好困,我想回家……”

卢佳娜眨巴了下已经疲惫的有些快要睁不开的一双大眼睛,有些可怜的对今天面容格外憔悴的母亲说到。

听到了女儿的问题,阿尔托莉雅有些傻眼的楞了片刻,这才想起自己貌似在肚自生完女儿后好像还从来没在女儿面前提起过他。

“娜娜,我们今天是来接你爸爸的。”

她有些无奈的对满脸疑惑的小女儿笑了笑,在心底对那个目前还毫不知情的男人道了个歉。

“【ba ba】……?那是什么?”

“爸爸啊……嗯……就是……”

一向聪明冷静的智慧型妈妈阿尔托莉雅此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向这个还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解释这个看似简单的小问题。

她苦恼纠结的思索了一会,最终选择了还是到时候让当事人本人来解释这个复杂的问题吧,她现在就可以想象得到,那个一向看似洋洋得意的高傲男人在接收到这个问题后,面露难色的苦恼模样。

“等一会,等娜娜见到他,娜娜就会知道了。”

她故作神秘的对无精打采昏昏欲睡的小女儿敷衍般的说到,接着温柔的抱起她,让她小小的脑袋轻轻倚靠在自己的肩上,她缓慢的用手轻柔的拍着她的背,然后在她耳边温柔的安慰着,

“你先在妈妈怀里睡一会吧,等一会接到爸爸,我们就一起回家了。”

看着怀里的小东西一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臂一边安详熟睡的可爱模样,阿尔托莉雅忍不住低下头,在小东西灰扑扑的柔软脸颊上轻轻留下一吻。

再抬头向周围望去,貌似原本黑压压挤成一片的人群早已散去了一小半。

阿尔托莉雅双手紧抱着趴在自己身上的小女儿,动身在人群中匆匆寻找起记忆中的那抹耀眼的身影。

“抱歉”

“借过一下”

“对不起,麻烦借过一下”

………

“阿尔托莉雅?”

不知在这片仿佛没有尽头的人海中推挤着寻了多久,终于在她几乎焦躁的心情快要低落到低谷的时候,仿若虚幻的,她听到了好似是从头顶传来的一声熟悉的温柔轻唤。

她猛的抬起头,不负心中的欢喜期待,对上了男人那双酒红色深邃炙热的漂亮眼眸。

“吉尔伽美什……”

她喃喃念着那个好似好久都没有再听到过的名字,轻轻踮起脚尖,迫不及待的吻上男人已经干涸的薄唇。

突然被自己一向正经从不主动要求亲昵的爱妻主动献吻,高大的男人先是有些震惊的僵在了原地,紧接着不到几秒就回过了神来,伸手强硬的把半背对着自己的妻子拉了个180°回旋,紧接着霸道的加深了这个本来蜻蜓点水版的一吻。

阿尔托莉雅这次意外的老老实实妥协般的接受了这个有些过于热情的回吻,她伸出空闲的左臂想要拉住男人的手,却发现自己竟然扑了个空。

她疑惑的推开有些不满她举动的男人,转头看去,这才发现男人本该完整的右臂此时已经只剩下了精壮的上臂。

注意到妻子疑惑不解的苍白视线,吉尔伽美什漏出了有些苦涩的无奈笑容,他故作轻松的用仅剩的左手轻柔的为女人理好有些凌乱的长发。

“不过是被一个卑鄙的杂种给偷袭了罢了,相应的,我也回给他了一份大礼,我用剑划开了他的肚皮,你想象不到阿尔托莉雅,他抱着他的肠子在地上向我求饶的样子有多么可笑,不过可惜的是还没等我想要嘲笑他,他就被一颗不知道从哪飞来的手榴弹炸成了一堆血肉模糊的肉块……”

“够了,吉尔伽美什……别说了,让我好好看看你,好么?”

阿尔托莉雅紧皱着眉,抬起脸,从上到下仔细打量起了眼前比离开前憔悴了不少的吉尔伽美什,她惊讶的发现,他的脸上竟多了几道浅浅的皱纹与深红色的划痕,下颚还多了不少短短的细胡茬,而且貌似还比以前清瘦了不知道几圈……

“…………”

好不容易再次见到的两人无言的相视着,各自都在心底惊讶于对方的变化。

“妈妈……?”

卢佳娜缓缓睁开朦胧的的双眼,一边喃喃的叫着母亲一边疑惑的向周围打量了起来。

“跟你当初想的一样,是个女孩……”

吉尔伽美什好似才看见一般,他又惊又喜的走上前了两步,看着妻子怀里的孩子,脸上是不自觉浮现的喜爱神情。

“我们的孩子……莉雅,她叫什么名字?”

卢佳娜瞪大着一双漂亮的杏眼,有些疑惑又有些畏惧的盯着面前这个陌生男人空荡荡的右臂,一会又抬头打量起了他棱角分明的脸庞,但在与他眼睛对上视线的那一刻,卢佳娜几乎是不自觉的向母亲温暖安全的怀抱又往里缩了缩。

这个奇怪的叔叔好吓人。

这是卢佳娜对他父亲的第一印象。

“卢佳娜,这不是你走之前起的么,你说如果是女孩,就叫她卢佳娜……”

吉尔伽美什就像是个去动物园春游的小孩般,围着蜷缩在妻子怀抱里的小家伙转来转去,一会看看眼睛像不像一会又看看又捏捏孩子柔软的小手,而不同于他的兴奋与好奇,被强势围观的小卢佳娜倒是差点要被他给吓哭了,她紧紧的抓着妈妈的袖口,死活不肯从阿尔托莉雅的身上下来。

“卢佳娜,乖,这是爸爸,快跟爸爸说欢迎回家。”

“欢,欢迎回家……”

这几乎是蚊子叫般轻柔细小的一声,虽然吉尔伽美什完全没有听清她说了什么,但也温柔的微笑着轻轻用仅剩的一只手轻轻揉了揉她的头顶。

“嗯,我回来了哦。”

Fin

感觉……虎头蛇尾的,有些想写的没写完,不过,就这样了吧……我懒……(捂脸)

评论(1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