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胖橘(半死人)

主吃金剑和mabill同好私戳,加q2282623971,我这人很渴望交友,对了我知道我写的不好,多多包涵,半死人一个偶尔发发文

【金剑】地底之上 (1+2)
(删掉重发,其实很早就写了2p了,但是卡在了结尾最后几句话……我知道我写的很尬,轻喷)

请不要纠结设定和bug.......因为我就没考虑过这些。

基本设定大概就是架空+废土

设定相似于游戏、小说《地铁2033》,但也只是设定相似了 ……毕竟我这人没什么写作能力(笑)

#1

大步跨过已经布满白蛆的不堪腐肉,少女只稍稍瞧了眼,便收回目光重新望向了前方仿佛没有尽头的昏暗隧道。
不知从哪传来的阵阵贼风狠狠地打在少女有些黝黑肮脏的小脸上,老旧的玻璃吊灯也被跟着吹起,摇摇晃晃的转了几圈,好似随时都会坠落下来一样,几层厚灰也被吹落下来,惹得少女不禁干呛了几声。
不知又提着提灯提心吊胆的走了多久,原本以为足够让自己撑过两天的预备粮已经吃的丁点不剩,用来点亮提灯的燃料也已经消耗光了。
少女翻着自己比早上刚出发时已经轻了不止一点半点的破布包,心中隐隐的感到些许的焦虑和低落。
“唔……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咚咚咚……”
(什么声音!?)
不知从哪传来的奇怪声响吸引住了少女的注意力,她慌忙的草草收拾好背包,然后掏出自己早已别在了腰间为了预防强盗的粗糙石制小刀。
“咚咚咚……”
(好像……越来越快了?)
少女可以感觉得到,声音在慢慢逼近,就在自己不远的地方……
“咚咚咚……”
越来越近越来越大的急促响声让少女悬住的心越来越的不安,她伫立在原地,感觉自己全身的毛孔都树立了起来,大滴大滴的汗珠从她粗糙的皮肤上缓缓滑落,紧紧裹在身上的脱线脏毛衣也被汗水浸湿了一片,她知道,有什么“东西”要来了。
(是从前面……还是后面?)
“呯————!”
(是从上面来的么!?)
从毫无防备的头顶处传来一声巨响,少女来不及抬头查看,身子就不自觉的做出了躲避的反应,她猛的向后一跳,竟向后弹出了3,4米远来,整个人瘫坐在了满是泥泞与斑斑点点不明污浊液体的瓷砖地上。
来不急去顾及自己摔的快要裂成三块的盆骨,满是伤痕和老茧的粗糙小手紧紧的握着快要被她握断了的自制小刀,翠绿色的晶莹双眸警惕的瞪向已经做出了备战姿态眼看就要猛扑了过来的利齿兽。
它居高临下的站在石堆上,一双巨大尖利的三指肉爪已经有了要抬起的样子,它呲着嘴,污浊恶臭的口水从又长又弯的洁白利牙上缓缓滑落,身下的石块被腐蚀的坑坑巴巴一块又一块的。
“啧…………”
少女有些踉跄的单手撑起身子,还来不急站住身子,只见双眼被杀意而染得血红透亮的利齿兽以肉眼根本看不清的骇人速度猛的冲向双眼瞪大,面露惊色的少女,然后抬起利爪,有力的用爪子上的尖刺朝少女的纤细的脖颈袭去。
眼看着锐利的尖刺就要穿进自己的脖子,少女知道看来自己是躲不过这迅速威猛的一击,急中生智之下,少女要紧牙关,使出全身的力气甩起有些因为刚刚的一摔现在还有些隐隐作痛的左臂,挺直身子接下了利齿兽几乎毙命的一击,只见尖刺径直的 刺进少女挡在身前的左臂,毫不费力的穿透过她的左臂桡骨,只微微的向旁边移动了一下,就轻松的在她的小臂上开了个小椭圆形的肉洞,接着铁锈味刺鼻的鲜红液体便向流水般顺着少女的臂膀滑落。
“咕——!”
(我的衣服……)
身负重伤的少女并没有大叫,更没有吃痛的抽回自己痛到快要没了知觉的左臂,而是咬紧牙关,抬起右腿用膝盖向利齿兽最为柔软没有任何鳞片保护的下腹奋力一顶,只听它吃痛的大声呜叫了一声,同时少女又找准时机,精准的把手中的小刀向利齿兽的右眼掷了出去。
失去一只眼睛的利齿兽愤怒的用力一甩,少女便又被重重摔在了四散粉碎的石块上,虽然左臂好像再稍微一用力就可以轻松拽下来了,但要不是她一早背好了自己的背包,别说左臂,恐怕她的背现在已经被摔的粉碎了。
(……呜……后脑好像被摔出了个大包……)
她半睁着一只眼睛,用最后一丝力气用右手撑起身子,却不料才刚刚站住一只脚,强烈且无法抗拒的眩晕与痛感迫使她又再次重重的倒向了满是灰土的石堆里。
(呜……可恶……明明……就快到了啊……)
隐隐约约的,她看到了在再次向自己这边猛扑过来的利齿兽的身后,貌似有一摸瘦瘦高高的黑影在朝这边走来。
(什么……那是……谁?)

(他是在朝这边走过来么……?他疯了么?)
还不等少女看清来者的面貌,只见她眼前一黑,在就在利齿兽的快要扑过来的时候昏死了过去,她本来一直在使力维持的左臂也重重的耷拉了下来,早已因为来不急处理而流失了很多的新鲜血液就这样缓缓的顺着手臂滑落,迅速在地上形成鲜红的一滩,浑浊的空气中满是那刺鼻又甜美的味道。

小贴士.名字很尬的利齿兽简介:
食肉,因辐射产生了变种的怪异物种,战斗力很高,很聪明,我绞尽脑汁幻想出的物种(但是我起名废,然后被人说莫名觉得可爱,苦笑)大概就是个全身除了下腹都有鳞片保护的粽肉色怪物,然后爪子是肉抓,三瓣,有一根大约10~13厘米的指甲,很尖利,然后唾液像是浑浊的污水,不仅具有轻微的腐蚀性还有毒性,其实在我的想象中长的像豹子,没毛,各种姿势都是豹子那样,但是体积要更大。(妈的写的什么鬼东西,尬的想删,写作天赋为负数的我,我知道我写的很烂,所以请轻喷)

#2

静谧的房间内,高大的男人手持着一座雕着精美花纹的石制烛台,笔直的站在铁门旁,一双死鱼般无神的双眸紧紧的盯着跪成一排,双手合十的虔诚妇人们。
她们多数是些穿着相对得体,面色红润且穿戴着厚实保暖的棉衣,唯有单独跪在人群最后一排最角落的一个老女人身着着一身单薄破烂的肮脏布衣,身上还散发着强烈的恶臭味,一旁还跪坐着一名有模有样的学着她的动作的小女孩,看起来只有几岁的样子,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正好奇的到处乱扫着。
“吱嘎……”
耳边传来老旧木板门被推开的声音,一身黑色布衣的男人应声转头朝那边看去,俊郎的青年手持着一本微微泛黄的老旧牛皮书,最标志性的一头金黄色短发被修剪的整整齐齐,在这昏暗的只靠几根蜡烛来充当光源的铁壁房间内却也显得格外的耀眼和高贵。
“今天佩恩女士来了,带着她的小女儿。”
青年朝他点了点头,然后朝从他出来后就一直看向这边的小女孩温柔的勾了勾嘴角,虽然这并不是出于他本意的动作。
“您今天过得可好,吉尔伽美什神父?”
鬓角斑白的老妇女牵起身旁的小女儿站起身朝一如既往面带微笑从不嘲笑自己的儒雅青年漏出真诚的感激笑容。
“托您的福,今天也是个和平且美好的一天。”
青年也朝她笑笑,接着低头看向她紧紧牵着仿佛撒手就会飞走再也找不回的小女孩。
“佩恩女士,这是您的女儿么?”
“啊、是的,这是我的小女儿,莉兹,来,朝神父打个招呼?”
小女孩懵懂的晃了晃脑袋,接着用细小甜美的声音支支吾吾的对青年说了些什么,大概,是你好之类简单的单词吧。
“你好啊,小家伙。”
青年伸出细长白皙的左手想要摸摸小女孩有些发油的头,却被不知是害怕还是害羞的小女孩给轻巧的躲开了动作。
“她看起来很健康,她的流感已经好了么?”
和蔼的青年并没有计较些什么,收回手,朝面色有些难堪的老妇人关心似的问道。
“是的,对亏了您,她已经痊愈了。”
“不,您应该感谢的不是我,而是我们仁慈的上帝,我们万能的主,只要虔诚的奉上贡礼,不论是多么可怕的疾病上帝也会帮您治好的。”
“可是,吉尔伽美什神父,您知道的,我们很贫穷,我们……已经不剩多少食物可以支撑了……”
“请放心吧佩恩女士,”
被紧紧握住双手的老妇人有些惊讶的抬起脸来,看向依旧面露祥和微笑俊美的金发青年。
“只要真诚祈祷,全心全意的相信着,一切难题都会解决的,主一定会听到您的声音的。”
就在这时,巨大的坍塌声房间内所有人的注意力,原本跪坐在巨大石雕塑前无声祈祷的妇人们全部都站起身朝青年这边围了过来,所有人的脸上都写着惊恐与不安,就在这时,原本一直一动不动笔挺的站在木板门旁无声观察着一切的高大男人端着烛台走上前来,朝脸上依旧带有温和笑容的青年神父的耳边小声说了什么。
不知是从谁起的头,不安的妇人们全都围在了一块,叽叽喳喳的讨论了起来。
“妈妈,我怕……”
“发生了什么事么,神父大人?”
同样面漏惊恐的老妇人担忧的询问道,她紧紧抱住自己的小女儿,安慰似的轻轻拍着她的背。
他故意大声清了清嗓子,一瞬间,所有人都停止了大声的讨论,一致的看向了这边。
“不用担心,女士们,我现在就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说着,他转过身,一瞬间收回了温和的笑容,把手中的牛皮书递给一旁的男人,对他小声付诸道:
“绮礼,把那个给我拿来,还有,在我回来之前让她们继续,千万别让她们离开。”
男人应声点了点头,接着便按照要求招呼起了有些混乱不安的女士们。
“妈妈……发生了什么?我好害怕……我想回家……”
乖巧的小女孩紧紧蜷缩在母亲的怀抱里,一双雾蒙蒙的杏眼不安的到处胡乱的打量着。
“不,不用害怕珍妮弗……神父是主的使者,他一定会保护我们的……”
年迈的妇女轻声安慰着自己的小女儿,满是沧桑的脸上却写着莫名的恐惧,隐隐的不安感充斥在她心头,好像……怪物们又开始咆哮着寻找猎物的痕迹了……

我居然写出来了……
我居然没有拖个一年……
妈耶,感动中国啊……
虽然原计划还会写闪闪英雄救美得一段(伪)但算了,放在下一p吧(遥遥无期的下一p……)

蜜汁小贴士
我这里的宗教纯属瞎编乱造,别当真……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