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胖橘(半死人)

主吃金剑和mabill同好私戳,加q2282623971,我这人很渴望交友,对了我知道我写的不好,多多包涵,半死人一个偶尔发发文

真.怀孕风波(3)
改编自法国电影《九月怀胎》
法官呆x杀人犯闪
已经没多少存货了……
看来得尽快多写出来几篇了……
可是……我懒(捂脸)
—————————————————————
“叮铃铃——”
正在专心治治看卫宫士郎资料的阿尔托莉雅被这突如其来的电话给吓了一跳,她慌忙的拿起手机却一不小心把还未动过一口的咖啡给撞到,洒了一桌的咖啡径直流下桌面又淌到了她的牛仔裤上。
“喂,阿尔托莉雅,是我罗——”
“哦!干!”
屏幕另一头的罗曼差点被这一声咆哮震得把自己的肾5给掉到刚冲好的热可可里去。
“阿,阿尔托莉雅?我打扰到你了么?”
“什么?不,没有,抱歉,我刚刚不是对你说……你有什么事情么罗曼,莫非是为了卫宫士郎的事?”
“…额…你刚刚说谁?先不管这些了阿尔托莉雅,我是来告诉你之前的事,基因检测,已经有结果了。”
在听到重要信息而猛的站起身的阿尔托莉雅很不幸,又撞到了桌子,把剩下的半杯咖啡也撞洒了出来。
“我要告诉你的是……嗯,在法院的数据库里并没有找到符合的该DNA配型。”
“什么?没找到?!”
“你先别着急阿尔托莉雅……事实上,他们找到了另一个家伙,不过不是法院的人,这个家伙有前科,他现在在监狱里,他叫吉尔伽美什。”
“wha——额……谁?”
阿尔托莉雅一手提着手机一手滑动鼠标点开了浏览器。
“我已经帮你看过他的资料了,不出意外,一个寻常的悲伤故事。没有母亲,父亲醺酒,额……曾经把他当成过木柴丢到火里,被托儿所赶出来过;被孤儿院赶出来过;被养父母赶出来过;被学校赶出来过;最后被自己的朋友和他的女友赶出来了……长话短说,他挺励志的,在纽约街头从普通的小混混混到了纽约的老大,没人敢惹他,曾经犯过多起暴力事件,但都没有致死,不过我看了下受害者情况,应该都生不如死的……前不久他来了伦敦,然后就犯事了,他被指控实施了一桩非常不寻常的谋杀。他非法入侵了一个独自生活的老人,可能是旅行的经费不够了,或者没有旅馆住了?谁知道呢,总之他被主人抓到了,一个可怜的老图书管理员,想想看,阿尔托莉雅,为了让他闭嘴,那个心狠手辣的男人会做什么?”
“额……杀了他?”
“没错!他袭击了可怜的老乔治!他居然用一个研磨机把他大卸八块!研磨机啊阿尔托莉雅!就算是我也从没想过用研磨机分解人体!你知道么,更可怕的还在后面呢,最后他居然把他的眼睛挖了出来吃掉了!简直就是个恶魔!食眼恶魔!”
电话这头的阿尔托莉雅大张着嘴,根本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事情。
“这,这不可能……”
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一个“食眼恶魔”的孩子,换做是谁大概都无法接受吧?
“这,这根本不可能是我的案子……!是不是哪里搞错了罗曼,喂,喂!?”
“扣扣——”
很不合时宜的,门那边传来了响声。
“进,进来吧……”
阿尔托莉雅放下电话,右手抚着自己的胸口,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
“嗨阿尔托莉雅是我迪卢……是我来的时间不对么,你这是刚刚才发生过一场战斗么?”
穿戴整齐的迪卢木多一边好奇的打量着桌上的一片狼藉和脸色难看的阿尔托莉雅一边大步走向前来,一身干净干练的警服被穿戴的整整齐齐,今天的迪卢木多周围依旧是有着某种看不见的奇妙光环。
“是啊,刚刚和咖啡打了一架……总之我现在衣服上有一大块咖啡渍就是了。”
阿尔托莉雅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才想起收拾这一桌的“残骸”,中途还不忘偷偷瞥一两眼自己大腿上黏糊糊的一块。
“其实我这次来是来给你这个的。”
迪卢木多看了看一片狼藉的桌面,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地方把东西放下。
“哦,谢谢你,额,这是什么?”
阿尔托莉雅随手把湿纸巾扔进垃圾桶,然后结果对方无处安放的信封。
“这是你要的DNA报告。”
“哦,谢谢你。”
阿尔托莉雅随手把信封放到自己的挎包里,毫不在意的样子。
事实上她只是想等自己一个人时候再看。
“我把他带过来了。”
迪卢木多双手叉腰,低声对她说道。
“什么?……我知道啊,我一会就会看的。”
阿尔托莉雅诧异的看着他,貌似是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特意强调一次。
“……”
迪卢木多的沉默严肃注视让阿尔托莉雅更感疑惑,她歪着头静静等对方给她来解答。
“我的意思是吉尔,我把他带来了”
“……谁?”
“就是那个疯狂的食眼魔,吉尔伽美什,过几天就要放出来了,你必须要在他的律师来之前去盘问他。”
“……什么?”
“这是合法的,他的律师正在来的路上。”
迪卢木多打开门,挥了挥手示意她。
“可,我不敢确定……”
“不是你的案子?”
“不,我的意识是,是我的案子,但是……”
“快来吧女士,你知道时间不等人。”
阿尔托莉雅紧了紧早已握成拳状的双手,草草收拾了下桌面,提着挎包站起了身。
“在那之前,请允许我换一下我的裤子……”

拘留室前,阿周那和迦尔纳两兄弟正笔直的站在门前两侧,一黑一白活像两尊逼真的神像。
“迦尔纳今天早上是你把我的拿铁拿走了吧?”
“别血口喷人了周黑鸭,小心我以后不帮你收拾屋子。”
“咳——”
原本貌似还在斗嘴的两兄弟一听到熟悉的咳嗽声马上闭上了嘴,变回严肃的模样,这宛如翻书般的变脸让阿尔托莉雅不自觉的用诧异的目光紧紧盯着平时看似高冷男神的两人打量了好久。
“他就在里面。”
迪卢木多示意的点了点头,本来挡在门前的两兄弟就各自站到一边,让开出一条道路。
“你要看看他么?”
铁丝网覆盖住的门上有一个小小的洞眼,阿尔托莉雅走上前朝里面看去,金发的男人慵懒的倚靠在墙上,双目紧闭,双臂和腿都被铁链牢牢的锢在墙上。
“他单独被关在这,为了避免其他犯人丧生在他腹中。”
“说不准这个恶魔根本不挑食,除了眼睛还吃些别的什么。”
一旁的阿周那小声的嘟囔到,但因为周围太过寂静,这句话毫无保留的穿进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就连里面的人都听的一清二楚,见原本闭目养神的男人张开了他赤红的双眸恶狠狠的看向这边,阿尔托莉雅赶忙闪到一边,却不知里面人看她的影子看的一清二楚。
“我想,我该走了……”
迪卢木多拉住转身欲走的阿尔托莉雅,看了看自己左腕上的手表。
“你不询问他一下么?你才来了几分钟,他的律师应该还没到……”
阿尔托莉雅只是头也不回的摇了摇头,甩开对方的手提着挎包径直上了楼梯。

Tbc

评论(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