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胖橘(半死人)

主吃金剑和mabill同好私戳,加q2282623971,我这人很渴望交友,对了我知道我写的不好,多多包涵,半死人一个偶尔发发文

怀孕风波(2)
其实这part好几天前就该发了,但我立了个part4什么时候写出来什么时候更新的flag,所以就鸽了巨久(捂脸)

前方屎文预警
胆子大的可以把期待值拉到最低
请以“看看这货还能写的多烂”的心态阅读
至少这样您看完可能会觉得还好吧……
加了很多原作没有的情节&细节,然后也魔改了很多……所以大概会有很多bug还有槽点就是了……
嗯……就这些了……

—————————————————————
阿尔托莉雅努力回想着自己这六个月以来的生活,却发现除了那个自己已经忘记发生了什么的夜晚之外毫无漏洞,所以自己怀孕的唯一可能就是在除夕夜那晚和某个不知名的男性发生了关系,而且一发入魂,而阿尔托莉雅能回想到的也只有那一个人选了。
“什么?你想要卫宫士郎的联系方式?”
远坂凛诧异的问到。
她虽然是想撮合这两人却没想阿尔托莉雅真的会上钩,还是整整思考了六个月之后才要上。
“对……我有要紧的事找他。”
阿尔托莉雅头也不抬的飞速扫荡着盘中的食物,虽然远坂凛和她认识多年早就知道她惊人的食量和用餐速度,但还是每次都会被这超越常识的一幕震撼到。
“……你有什么要紧事啊,该不会?”
远坂凛不怀好意的笑着,凑到阿尔托莉雅耳边小声询问到
“你该不会是喜欢上他了?”
这问题让原本正快速动作着的阿尔托莉雅僵住了身子,在远坂凛坏笑声中缓缓转过头。
“不,不是,其实是我有个案子……找他调查一下……”
关于我肚子的案子。
“哦~是么~”
远坂凛也不多为难她,掏出笔直接写在了桌上的卫生纸上。
“喏,给你,要是事成了记得感谢我哦,我该走了,我和他约好的要一起吃午餐的。”
远坂凛站起身,一想到自己的未婚夫还站在法院门口等她不禁勾起摸甜蜜的微笑。
“啊嗯,你去吧。”
爱情真是个神奇的东西。
看着自家友人第一次漏出的幸福笑容阿尔托莉雅不禁在心底感叹到。
但愿他们不会有用到我的一天。
她在心底默默替这对马上就要成为夫妻的小两口祈祷着。

卫宫士郎像往常一样在自己的事务所里看着手头的案件报告,突然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他的注意力。
“您好,这里是卫宫士郎,如果想要——阿尔托莉雅小姐!?”
卫宫士郎差点从自己的椅子上摔下来,要知道这可是他在六个月前自己一见钟情的女神打来的电话,虽然自从第一次见面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联系了但他还是在心底默默祈祷着自己和女神的再次见面。
“您好,卫宫先生,不知道你最近有没有时间?”
阿尔托莉雅忐忑的问到。
“当,当然!如果是您找我我随时……不,那个……我是说我有的是时间!”
卫宫士郎猛的站起身,名为喜悦的情感在他心底蔓延开来。
“哦,是这样的……其实我有点事想找你,所以,你……额,今天有时间么,我想和你见一面……在高尔夫球场?”
卫宫士郎差点没把自己的手机给激动的握碎,他有些激动的说不出来话。
“当然!当然可以,您用过午餐了么?”
“刚刚用完。”
和女神共进午餐的计划泡汤了。
“额,那好吧,我现在就去,你把地址发给我吧。”
卫宫士郎没有说出口的是,其实他根本不会打高尔夫。

“啊,真高兴可以再次见到你,阿尔托莉雅小姐。”
卫宫士郎紧张的挠了挠头,然后低着头视线飘忽不定的在阿尔托莉雅身上的乱打量着,他不知道该看哪。
“……额呵……卫宫先生……你……”
注意到对方在上下乱看自己又是低着头看向她的下半身,阿尔托莉雅更加坚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
“真是,在那晚之后就没再见过了哈……”
阿尔托莉雅努力在脑子里想该怎么和他开口询问,却发现大脑一片空白。
“是,是的……其实我一直想再约阿尔托莉雅小姐出来来着的……”
看着卫宫士郎不断染上绯红的脸颊阿尔托莉雅又把自己内心的猜测坚定了几分。
“那晚,哈哈……额,还真是发生了很多呢……呵呵……”
阿尔托莉雅一手拿着球杆一手尴尬的不知该放在哪,她勾了勾嘴角努力向对方暗示着。
“额,什么……?什么发生了很多?”
卫宫士郎有些听不懂她在说什么,见她一脸茫然的模样阿尔托莉雅不禁有要朝他大吼质问他的冲动。
“就是,那个……那天晚上我们……你和我……”
“我那天是对您做了什么失礼的事情么……?是我在跳舞的时候踩到您了么?”
卫宫士郎努力回想着自己究竟是对女神做了什么导致对方会说出这样让他不解的话,确怎么也想不出来原因。
“就是……那天我们,很开心?然后你和我……是不是?”
阿尔托莉雅说不出来那句话,只能这样干耗着。
“啊?很开心?您是说跳舞么?那天的确很开心……阿尔托莉雅小姐教了我很多呢,我还踩到您的脚好几次……”
一想到那晚明明是第一次见面自己就无数次在一见钟情的人面前出糗,卫宫士郎只想快点结束这个悲伤的话题。
“……那,那我们跳完舞去干嘛来着了?”
阿尔托莉雅的耐心都要被这个愣头青给耗没了,强忍着想要直接离去的冲动她委婉的问到。
“嗯?我记得我们跳完舞您就回去了啊?”
卫宫士郎越来越觉得摸不着头脑,更想结束这个话题了。
“…………额,你确定?”
把老娘的第一次夺走了却什么都不记得了?!
“对,我确定啊,我记得当时我要送你回去但您没答应。”
……看来我必须动手了。
“啊,士郎,我们不说这些了,来打高尔夫吧,我先怎么样?能帮我放一下球么?”
卫宫士郎因为阿尔托莉雅突然的亲密称呼有些羞红了脸,他一边开心的接过高尔夫球一边弯下腰,但正要放上去突然脑后一股眩晕感与痛感袭来。
“咚!”
阿尔托莉雅看准时机握好高尔夫球杆朝卫宫士郎的脑后袭去,她用了很大的力气,直接把卫宫士郎一块头发给弄掉了,连带着粘稠的血液。
“啊!抱,抱歉!我,我是不小心的!”
阿尔托莉雅马上开始发挥出她的演技,然后趁着对方还有些晕的起不了身马上拿出自己早就准备好的小塑料纸袋,然后把自己取得的dna样本小心快速的装了进去。
“我……我没事……呃,就是脑袋有些晕……不用自责……我知道你是不小心的……”
所以说爱情真的是会冲昏人的头脑
“卫宫先生,我这就去给你叫救护车!你在这等我!”
阿尔托莉雅快速收拾好“犯罪道具”然后也不管卫宫士郎别的什么直接跑出了球场,拦下一辆出租车后才想起自己这么做不道德就还是打了医院的电话,而那个倒霉的青年还在强忍着眩晕管傻傻的等她回来,之到救护车来接他并告诉他他所说的女士有急事才放空身子昏了过去。

一打开解剖室的大门阿尔托莉雅就看到了她最担心看到的,罗曼正在解剖一个尸体,肠子全部被掏出来,摇摇晃晃的挂在解剖台上,满屋都是尸臭和铁锈般的腥味混合在一起的恶心味道。
“额,罗曼,你好……”
在充分做好心理准备,她才强忍着呕吐感走了进来,但视线却因为震惊怎么也从尸体破开的肚子内移开。
“嘿,这不是阿尔托莉雅么,是什么风把你吹到这来了?”
只见罗曼拿起把大钳子放进尸体正面被剖开的大洞里,夹住一根大肋骨。
“我想做一个DNA对比测试。”
罗曼一边使着劲一边抬起头看向紧紧盯着这边的阿尔托莉雅挑了挑眉。
“额……你为什么不走正常的法律步骤?”
他抬起下巴示意阿尔托莉雅过来帮他扶下自己有些歪斜了的护目镜。
“其实这是一个寻找……生父的测试,所以——奥!”
阿尔托莉雅才刚帮罗曼扶起来,只见罗曼一个用力,肋骨应声而断,一小撮鲜血喷了出来渐到了阿尔托莉雅白皙的脸颊上。
“抱歉……你知道,这种事常有……”
罗曼一边带有歉意的笑了笑一边把钳子放到一边顺便拿起纸抽递给脸黑了一半的阿尔托莉雅。
“额,寻找生父……用法庭的电脑?这有点不寻常……什么时候的事?”
阿尔托莉雅一边擦拭着脸颊一边看着对方又拿出了把大锯子,一种不好预感涌上心头,她赶忙闭上眼转过身子把视线和注意力放到了一旁的人体模型和那些装有各种脏器的瓶瓶罐罐上。
“六个月前。”
“嗯……DNA样本还完好么?”
“啊,是,这是最近的一次取样。”
罗曼抬起身,又放下锯子拿起了把锤子和大钉子。
“你刚刚说的是六个月前。”
“这是最近的取样用于对比。”
阿尔托莉雅一边打开自己的挎包掏出白色小纸袋和塑料小瓶递给了一旁正在敲敲打打的罗曼。
“好的,好的,你给我就好了……来。”
罗曼熟练的摘下手套接过阿尔托莉雅递过的东西,然后拿起夹子撬开尸体禁闭的嘴把小瓶直接用力塞了进去。
“……他可没有话语权,不是么?”
阿尔托莉雅楞楞的点了点头,然后看着他又戴上手套紧接着把双手整个伸进尸体正面被剖开的大洞在里面掏着什么,她睁大了双眼,看着他把那还挂有满满粘稠液体的红色脏器整个掏了出来,听着那水渍般的声响,她默默别开脸捂住了自己的嘴。
“我想我该走了……”
她努力抑制自己想要干呕的感觉,勾了勾嘴角迈着小碎步及快的走出了解剖室。
“哦,再见阿尔托莉雅,很抱歉没法和你共进晚餐……奥……天……”
罗曼换过一只手对着她的背影挥了挥,却不幸忘记了自己满手的粘稠液体,没有任何悬念,他又甩了自己一脸。
“嗯……呵……常有的事了……”
罗曼扬起头望着解剖室的天花板苦笑一声,然后又重新俯下身继续自己的工作。

Tbc

不知道该写在前面还是后面的话↓
看到大家都挺期待和鼓励我的……
我更慌更不敢发了……
看我的文就是期待越大失落越大的……
然后,就想这篇要是真发了,我就把老福特卸载几天平复心情吧……
慌得一笔啊……我心中的这道坎让我真的很后悔为什么要发文上来……
我的文就是一个不会写东西的家伙用来满足自我脑洞的,所以有一个人能喜欢就超开心的……说白了就是自己写着玩为目的的小破文……
我也不知道我想说啥了……
就是……
我现在重新做回小透明还来得及么(眼角流下悔恨的泪水)
我要去坐墙角画圈圈了………碎碎念碎碎念… @阿奎雅

评论(8)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