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胖橘(半死人)

主吃金剑和mabill同好私戳,加q2282623971,我这人很渴望交友,对了我知道我写的不好,多多包涵,半死人一个偶尔发发文

【金剑】怀孕风波(1)

改编自法国电影《九月怀胎》
OOC是必然
写不好也是必然的
弃坑也是有可能的……
—————————————————————
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是一名在高等法院工作10—15小时的法官。
她热爱她的工作,保护那些无辜的人,让那些有罪的恶魔们接受应有的惩罚。
她全心全意的把热情一概投入到了自己的工作中,不曾尝过爱情的滋味也没兴趣,她的好友远坂凛无数次劝说她去找一个好男人谈谈恋爱,但每次都是无果。
她就这样一直按照自己的节奏活到了26岁,不过她的平凡也只到了这了。
那是在新年前夕的一个夜晚,法院里在举办排队,所有人都在庆祝和狂欢,虽然庆祝的多数是群律师。
说实话阿尔托莉雅不知道只是过一个年有什么好庆祝的,毕竟这是件很频繁的事,而她还有大约100—150宗新案子的,就像那些被哀悼的受害者一样多,她跟本没有理由和时间去狂欢,毕竟,她热爱她的工作。
“嘿,阿尔托莉雅,现在可不是工作的时候!”
远坂凛举着杯香槟带着一大票带着假发穿着律师服喝的满脸通红的律师们闯进了阿尔托莉雅原本安静又没有一丝酒气的办公室。
“你也一起出来跳舞吧,外面有很多人在等着呢。”
她一边说一边把手中的高脚杯递到嘴边然后一饮而尽,接着又从身后的人手里拿过一杯香槟递给依旧在埋头读着卷宗的阿尔托莉雅。
“你也来喝杯香槟吧,今天可是除夕!”
阿尔托莉雅放下手中的卷宗抬起头,看着眼前已经不知道喝了多少杯走路都开始有些摇晃的远坂凛无奈的勾了勾嘴角。
“我就算了吧……凛 你看起来喝的有点多了……”
远坂凛拿着手里的酒杯塞到了阿尔托莉雅手里,然后似是想要摆出严肃的正经脸却因为脸上的红晕显得格外的可爱。
“我才,没,没醉呢……喝掉它,阿尔托莉雅……今天是该庆祝的日子而不是继续埋头工作的日子……”
她摇摇晃晃的走到阿尔托莉雅边上,然后拉起她来到了正厅。
“你看,那边,那个红头发的男的!”
她指着站在酒桌旁的一名红发男性对阿尔托莉雅说到。
“他是,嗝……卫宫士郎,是个不错的好男人,我已经把你介绍给他了……唔,我有点想吐……你先去找他吧,他在等你,不好……我真的有点……我先去厕所一下,你快去……唔!”
远坂凛说完,便丢下还不知道该干嘛楞在原地的阿尔托莉雅,一边捂着自己的嘴弓着身子摇摇晃晃的走了,阿尔托莉雅担忧的看着背影接着就看到她撞到了一个白发男子,然后吐了他一身……
“你好?”
正担忧的看着那边的情况,突然阿尔托莉雅被谁从背后拍了拍肩,转头看去,是刚才远坂凛指向的人。
“额,请问你是……阿尔托莉雅小姐么?”
他腼腆的笑着,然后看着阿尔托莉雅略带茫然的面庞好一会才有些惊慌的又补充到
“那个……远坂小姐给我看了你的照片,那个……我是卫宫士郎,一名新人律师……”
阿尔托莉雅看着他回想着远坂凛走前对她说过的话,很快就猜到了远坂凛大概是又想帮她牵红线了。
“啊,你好我是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一名法官。”
阿尔托莉雅对着他笑了笑,看着对方发愣的面庞不解的问到
“怎么了?”
卫宫士郎一下子回过了神来,他低下头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发烫的脸颊。
“……啊,我知道,那个……远坂小姐有给我介绍过你。”
果不其然。
“啊,是这样啊……那,请问你还有什么事?”
阿尔托莉雅一边说一边把高脚杯递到了自己的嘴边。
“额,我想……不知道,能不能……”
他羞红着脸,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他只能发出了几个短音节。
“什么……?”
看着面前支支吾吾半天吐不出半句话的卫宫士郎,阿尔托莉雅真想对他大声吼一句“一个男人支支吾吾的成何体统”却楞是被自己良好的高等教育压和冷静住了火气。
“那个……就是,我想邀请你跳支舞……可以么?”
他低着头,偷偷用余光瞟着阿尔托莉雅,脸上是孩童般的期待和紧张。
“……当然可以。”
阿尔托莉雅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就当是好好休息一下了。
她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和卫宫士郎走进了人群当中。

“嘿,阿尔托莉雅!”
远坂凛一早就拿着一杯咖啡来到了阿尔托莉雅的办公室。
“啊,凛,有什么事么?”
阿尔托莉雅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正好对上远坂凛一双冰蓝的眸子。
“怎么了?你开起来很开心。”
阿尔托莉雅看着友人今日格外容光焕发的样子,对她问到。
“嘿嘿,其实是我快结婚了!”
远坂凛笑着把咖啡递给了阿尔托莉雅,是她最爱喝的摩卡。
“真的假的,和谁?”
阿尔托莉雅接过咖啡,打开塑料盖递到自己的唇边。
“我一直没告诉你,其实是我在除夕舞会上认识的……”
“那个你吐了一身白发男的?”
远坂凛似乎是没想到她会知道,惊讶的睁大眼问到
“你怎么知道?我没告诉过你啊?”
阿尔托莉雅小泯一口,然后放下了手中的咖啡。
“我当时看着你吐了他一身,你忘了?我就在你身后。”
远坂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随既又是想到了什么然后勾起摸不怀好意的笑容对正要重新回到工作中的阿尔托莉雅问到。
“你和他……怎么样了?”
“……和谁?”
阿尔托莉雅抬起头,却突然感觉到自己头感到很晕。
“哎呀,就是那个叫卫宫士郎的小律师啊!他人很好的,又会早饭又热心,就是有点腼腆!”
阿尔托莉雅单手揉着太阳穴,然后又感到自己有些反胃。
“我……和他在那之后就没见过了……”
事实上她连那晚她都干了些什么都不记得了,那晚她喝多了,只记得自己被他邀请跳了舞,然后剩下的就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啊?真的假的,都六个月了,你们再也没见过了么?其实我跟你说,我之后见过他一次,他跟我打听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问他是不是喜欢你他还——”
远坂凛说的正欢,却被突然猛的站起身的阿尔托莉雅给吓了一跳。
“怎,怎么了?”
“我……有点恶心……”
阿尔托莉雅一手扶着额一手捂着嘴,然后摇摇晃晃的出了办公室。

“你感到疲惫无力和头晕目眩……是么?”
南丁格尔操作着仪器,对躺在台子上的阿尔托莉雅问到。
“是的,南丁医生,我想我应该只是得了一些小……”
“你感到焦虑是在工作中还是情场中的,阿尔托莉雅女士?”
“我是个聪明的女人,南丁医生。”
阿尔托莉雅无奈的笑了笑然后答到。
“意味着?”
“我是单身。”
“你在开玩笑么?”
南丁格尔诧异的转过头。
“不,这是事实。”
阿尔托莉雅有些不解的答到。
“请您不要和我开玩笑女士。”
她又转过身继续操作着仪器。
“不,我并没有……我……”
阿尔托莉雅还想解释却被显示屏上显示的图吓得瞪大了眼睛。
“症状显示是一个女婴”
阿尔托莉雅坐起身看着面前的图,嘴依旧微张着。
“重23盎司,体宽十二英寸……”
“……”
阿尔托莉雅走到显示屏前又仔细确认了自己不是在做梦又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
“根据体重和大小,你应该怀孕六个月了 误差不超过两个星期”
“……我可以堕胎么?”
阿尔托莉雅捂着嘴问到,不过答案她自己心里也知道。
“额,您不知道,这是违法的么?”
身为一名合格且努力的法官,她当然知道。

tbc
改了各种情节和设定,不然就彻底ooc了(捂脸)
我已经很努力的在提高自己的水平了,但是没办法,就是那么差……也只能认命了……
这篇本来不想发的,但是我已经没有多少敢发的存货了……这篇的4part我也鸽了三四天了……
嘛……你们就……凑合看吧
(为了给自己打气艾特自己的小天使 @阿奎雅

评论(19)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