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胖橘(半死人)

主吃金剑和mabill同好私戳,加q2282623971,我这人很渴望交友,对了我知道我写的不好,多多包涵,半死人一个偶尔发发文

【金剑】一个悲伤的故事

透明垃圾袋里的情书

阿尔托莉雅呆呆的望着自己的鞋柜里面。
那是封情书,不论是谁都能看出来。
她拿着那封粉红色还印有心形花纹的信封,不知道该怎么办。
“唔?这是什么?”
远坂凛也凑了过来,看着阿尔托莉雅手中的信封呆楞了几秒后,一边不怀好意的笑着一边拍了拍还在那皱着眉不知所措的阿尔托莉雅的背。
“姐姐?你们在干嘛?”
恰好路过的樱看到后也凑了过来,在看清金发少女手中的东西后连忙捂住自己羞红了的脸和嘴,防止自己大叫出声。
“凛……樱……”

阿尔托莉雅一手捧着杯珍珠奶茶一手拄着脸,皱着眉看对面的两人互相使眼色好一会才小声开口道:
“你们说……我该怎么办啊……”
“啊?什么怎么办?”
远坂凛咬了口自己的热狗,而樱则是依旧看着那封情书若有所思的偷笑着。
“……我该把这个扔掉么?可是感觉又不太礼貌……万一是决斗战书什么的怎么办……该答应么?”
阿尔托莉雅低着头喝着奶茶支支吾吾的说道,丝毫没有注意到另外两名少女越听越黑的脸。
“你在说什么啊莉雅……这怎么看都是情书吧?”
远坂凛用袖口拭了拭额头的冷汗,要不是早就习惯了她的思考方式,她还真想拆开看看她的大脑跟普通人到底长得一不一样,而一旁的间桐樱更是差点想要去摸摸金发少女的额头看看她是发烧了么,还是真得脑子撞坏了。
“是啊,是啊,这怎么看都是给学姐的情书吧……先不说这些,学姐真得不打算拆开看看么?”
阿尔托莉雅一听,眉头皱的更紧,她拿起那封满满少女风味的信封双手抖的差点把它给直接撕成两半了。
“唔……我,我要拆开了哦……?”
两名少女看着她犹如上战场般严肃凝重的神情不由得无奈的笑笑,远坂凛一边吃掉热狗最后一小段一边敷衍的朝她摆了摆手示意她继续。
“撕拉——”
一个手滑,信封连带着里面的信纸被阿尔托莉雅直接在中间被分成了两半。
“……你在干什么啊……”
远坂凛看着僵住的阿尔托莉雅,叹了口气,然后从书包里拿出文具袋取出自己的透明胶带递了过去。
“哦哦,谢谢你了凛……”
阿尔托莉雅接过胶带,掏出信纸,然后发现了更不幸的,里面的信纸太大被折了好几次,所以全部拿出来后一共有六截。
“这个给你写情书的是有多少想跟你说的啊?!为什么这么大的信纸正反都写满了啊?!”
远坂凛一边大声吐着嘈一边帮着忙。
“……仔细一看写了好多【哈哈哈】……而且我只是不经意的看到了好多个【杂种】【本王】和【妻子】了……这该不会是有妄想症的中二病写的吧……”
间桐樱拿起自己贴好的一部分皱着眉担忧说道,而阿尔托莉雅只是无言的继续认真搬弄手里的几张碎片。
“其实看到这么少女的信封我还以为是女生给你写的呢,不过现在看来,应该不是了……”
远坂凛把手中写着署名的这张碎片递给阿尔托莉雅。
“吉尔……伽美什?”
间桐樱也好奇的凑了过来。
“没有姓哎……”
阿尔托莉雅歪着头,努力回想自己认不认识叫这个名字的人。
“咱们学校有叫这个的么?”
远坂凛也双手环胸,跟着回忆了起来。
“没有吧……?”
间桐樱迟疑的摇了摇头,然后带着疑惑重新看向一桌的碎纸片。
“应该是恶作剧吧?我可不记得有这么一号人啊。”
身为学生会成员的阿尔托莉雅可不认为自己会漏过这么特殊的名字,她整理好桌上的信纸碎片,然后揉成一团转过身直接抛进了后面的垃圾桶里。
“这,这样真得好么?万一真的有人叫这个名字,或者……”
“没事,反正我也不打算接受这种胡闹的东西的。”
阿尔托莉雅摆出一贯的一本正经脸,然后站起身双手叉腰居高临下的看着无奈笑着的两名少女。
“话说,我们该回去了吧?明天就是考试了吧?”
远坂凛听后脸上的笑容直接僵住了,她像是在思考什么般垂着头黑着脸想了好久才再抬起头努力勾起自己的嘴角。
“是,是真的么?”
“那,那个,我要先回家复习了……”
一旁的间桐樱也没有太好的脸色,她赶忙喝掉自己杯中剩余的奶茶,提着书包就欲走。
“你在说什么啊凛,当然是真得啊?老师不是在放学前又讲了一遍么?”
阿尔托莉雅背上自己的书包,朝还僵在那的黑发少女挥了挥手后只留下一句“明天见”就离开了奶茶店。
而此时,穿着一身黑色高等贵族学校校服的金发青年还坐在自己写上的某奶茶店背后的那棵樱花树下等待着那个自己只见了一面就认定了要娶了她的金发少女,他双手抱胸翘着二郎腿,还在脑内想象着少女害羞的可爱模样。
“嗯?那个大叔提着的垃圾袋里的那张纸好眼熟啊……?”

End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