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胖橘(半死人)

主吃金剑和mabill同好私戳,加q2282623971,我这人很渴望交友,对了我知道我写的不好,多多包涵,半死人一个偶尔发发文

【金剑】一个关于诱拐的故事

王闪x龙呆
老梗烂故事系列
梅红娘
梅林又立一件大功,又坑了呆毛一次
—————————————————————
今天的乌鲁克到处都洋溢着节日的隆重与欢乐的氛围。
他们的王要娶妻了,这是让全国人民都欢庆的一件事。
他们的王后是一位美丽的异族少女,他有着一头砂金色的长发和一双宛如宝石般纯粹美丽的碧色双眸和与苏美尔人所不同的白皙肌肤。
她是被他们的王在外出寻找宝藏时遇见的,然后被他带回来后就举办了盛大的婚礼。
她就像是一位从异国而来的精灵,只不过不同于精灵的是,她长着一对黑色的龙角和一对巨大的红磷龙翅。
她是一条龙,是可以喷出火焰,喜爱收集财宝并且小气到每天躺在上面睡觉用一生守护它们的一条货真价实的母龙。
吉尔伽美什慵懒的卧在塌上,望了下面繁华的景象和人山人海的人群一会后转过头看向身旁正在打量自己衣服上镶嵌的宝石的阿尔托莉雅,看着少女头顶上的后冠他漏出了摸骄傲和满足的笑容,他的样子简直比身旁的少女更像是一条龙。
“吉尔伽美什……这几颗宝石都是假的,只有我头上这个东西上面镶的是真的。”
她用手小心的摸索着头顶上的重物,有些不悦和惋惜的对旁边笑的像个傻子的吉尔伽美什汇报到。
她和他初见是在她的家里,也就是那个被人们说成居住着邪龙的那个悬崖下的山洞。
她当事正趴在她苦苦收集了几年已经成了一座“金山”的金币上睡午觉,还不会化成龙形的她看上去和普通人无异,只不过多了像是装饰般的龙角和龙翅。
吉尔伽美什一进去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让人有些傻眼的场景,他一开始本能的认为她是被龙掳来的某国公主,不过在接近后看清那对巨大的红色翅膀和那对小小黑色龙角后他便自己否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测。
带着些许疑惑他叫醒了少女,用朝她扔石子的方式,然后就差点被某个有起床气的幼龙给烤成黑炭。
“你,你是谁?是来抢我的财宝的么!?”
少女在看清了来人后马上做出了要与对方干一架的架势,她警惕的观察着他,回想着她的老师梅林说的装模作样的呲起了牙,而吉尔伽美什却被少女不仅不显得凶狠反而很可爱的模样差点逗笑出了声。
原本听某个白发穿着花斗篷的吟游诗人说山洞里居住着的是一个凶狠的恶龙,本来想要来讨伐恶龙的他却没想到是这么可爱的一个少女,便彻底打消了要把这座“金山”抢回去的念头,顺便还想把那个胡说八道的家伙给封住嘴。
“不,我没有要和龙打一架的意思,也,呵,我也不觉得我能打败你……”
说到后半段吉尔伽美什差点就忍不住了,他努力克制着笑意,对少女摆了摆手然后几步走到“金山”
旁抬起头打量起这座金山和上面的少女。
“你不是来和我抢财宝的啊……”
她有些扫兴的垂下头,然后直接从这一大堆金币上滑了下来,来到他的面前。
吉尔伽美什被她突然的接近吓了一跳,以为是她要把自己这个入侵者给赶出去,他可是花了好大功夫才进入到这个在哪不好非在悬崖下面的洞穴里。
但少女没有对他做什么,只见她收起原本张开的龙翅和龙爪直接坐在了地上。
“好久都没人来找我了,梅林那家伙也不知道又跑到哪去玩了,既然你都找到这了,不如留下来陪我吧?”
吉尔伽美什看了看,一边笑着一边也跟着坐了下来。
“龙也会寂寞?”
少女听到对方毫无常识的问题,瞪了对方一眼后有些不悦的嘟囔道
“不然呢?哪种生物都会需要亲人和朋友。”
“哦?你还真是龙啊?为什么长得人的样子和身体?”
吉尔伽美什单手撑着脸,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龙族其实都有人形的……只不过大家都不喜欢,我也只是……只是暂时还不会完全变成龙形所以才维持着这个丑样子而已……早晚会学会的!”
吉尔伽美什挑了挑眉,伸出右手手指轻轻描绘着少女精致的五官。
“你不丑,你在我们乌鲁克是会成为贵族和人民所追捧的存在,如果你是奴隶他们会花天价买下你……不过你是龙他们也不敢。”
他虽然知道所谓丑是因为人类和龙族审美不同的关系,但他还是忍不住像是安慰般对她说道。
高傲的王者居然会想要安慰一个毫无关系的少女,被恩奇都知道了怕是又要被狠狠嘲讽一番了。
“……谢谢你,你真是个善良的人类,和梅林说的不同……我叫阿尔托莉雅,如你所见还是条不入流的龙……”
她对他漏出摸淡淡的笑容,如昙花一现,吉尔伽美什差点以为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他楞楞的看着她,心跳竟漏了一拍。
“……呵,只有了两个人在这里多无趣?你不如和我回乌鲁克去吧?”
少女眨了眨眼,像是在思索一般小声的重复了一遍那个貌似在哪听过的名字。
“乌鲁克?就是那个有一个很坏很坏一点都不关心人民的那个国王的那个国家?我记得梅林还跟我说过那个王也喜欢收集财宝来着……而且他又傲慢又贪婪,我绝对和那种家伙相处不来的……”
少女一边说一边低下头,丝毫没有注意对面人越变越黑的脸色。
“那个什么没琳是谁?”
吉尔伽美什强忍着怒意黑着脸勾起摸有些别扭的微笑,他的嘴角还在止不住的抽动。
“……是梅林,他是我的老师,只不过他不是龙,他是梦魇,他最近也不知道又去哪玩了都不来找我了……”
吉尔伽美什暗自在心底记了这个什么莫林还是梅丽的家伙一帐,然后站起身高傲的对少女说道:
“你别听那家伙瞎说,乌鲁克的王是个才华横溢,长相俊美的伟大王者,他见到你既不会为难你也不会跟你抢东西的。”
阿尔托莉亚歪了歪头,然后打量起面前的男人。
“话说,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也许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吉尔伽美什,不过我不会和你成为朋友。”
少女一听有些慌了,她不悦的皱起眉,有些不甘心。
“为什么?你讨厌我么?还是因为我是龙?”
阿尔托莉雅嘟起的小脸让吉尔伽美什忍不住俯下身捏了捏她。
“不,我不是讨厌你,我只是曾经说过我的挚友只有一人,而你比起朋友…………”
比起朋友更适合当他的妻子,吉尔伽美什暗自打算着。
他要把她带回去,她将成为他收集过的财宝中最耀眼也是最珍贵的那个,只不过他可不会让她只局限于当一个花瓶………
吉尔伽美什重新直起身,然后对有些疑惑的等待他说完话的阿尔托莉亚伸出左手。
“乌鲁克最近会举行一个盛大的庆典,你要和我回去一起去看看么?”
他会把他们的婚礼举办成乌鲁克有史以来最盛大的一场,只是他像世人展示他对她重视的方式。
少女有些无措的看了看她的金山,又看了看对她微笑着的吉尔伽美什,然后有些失落的垂下头。
“如你所见,我还要看着这堆东西……也不愿意离开它们,我是一条龙,就算再怎么想要出去玩也放不下这些……你知道金币对我们来说——啊……”
吉尔伽美什轻哼一声,不等少女解释完直接俯身拉起她柔软稚嫩的小手,然后扬着头漏出摸自信的微笑。
“本王会想办法派人把这座金山给你移回去的,你喜欢这些本王大可把本王这几年收集的财宝都送给你。”
连着那高贵优雅的后冠。
“哼,敢欺骗本王么?等庆典结束就派人把那些胆大包天的杂种送去见上帝好了。”
吉尔伽美什伸手帮少女把头顶的后冠正了正,他一边说一边漏出的表情已经不能用满足和愉悦来形容了,侍者们还是第一次看见他们的王这么高兴。
“你果然和梅林说的一样……原来你之前都是装的么……骗子。”
阿尔托莉雅朝外面挪了挪想和直接贴上来的吉尔伽美什保持距离来,却被对方直接拥在了怀里。
“……你身上真香……”
吉尔伽美什把唇贴上少女的耳垂,用轻柔低哑的声线说到,其实他只是感叹一下没有别的意思。
“……唔……你,你还没告诉我这个庆典是庆祝什么的呢……”
阿尔托莉亚捂着自己不争气变得通红的右耳,不悦的皱了皱眉。
“无妨,告诉你好了,现在举办的是结婚仪式,而且是有史以来最盛大的。”
阿尔托莉雅听闻好奇的抬起头看向神秘笑着的吉尔伽美什。
“结婚的仪式?是谁和谁的婚礼啊?这么隆重难不成是你的挚友的?”
她说完开始眺望下面的人群,寻找有看起来像是这场仪式的主角的人。
“不,是我的婚礼。”
吉尔伽美什一边说一边捏起一颗小小的红色梅果递到阿尔托莉雅嘴边。
“哦,是么,难怪,你要和谁?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如果被你看上的话应该是一个丰满妖艳的女人吧?”
阿尔托莉雅接过果子,然后认真的打量起这个她从未见过的红色果实,然后在试探的舔了舔后才塞进嘴里。
“和你说的恰恰相反,和我结婚的是一个叫阿尔托莉雅的女孩。”
吉尔伽美什拄着头,看着她小心翼翼的可爱模样,期待着少女的反应。
“跟我重名?好巧啊。”
阿尔托莉雅抬起头回味着果实香甜的味道,然后迫不及待的示意他再拿一颗给她。
“噗,你还真是傻的可以,我们这可没有叫这个名字的女孩。”
他笑着直接把整个果盘递给了她,顺便伸手捏了捏她有些婴儿肥的小脸。
“额,什么意思?”
吉尔伽美什被她蠢萌的模样弄得心情甚好,他一边在心底思考着更多捉弄她的计划一边把倾身把果盘放在她悬在半空中的左手上,顺便吻上了她的唇。
“啪——”
果盘不幸掉落,美味诱人的新鲜果实撒了一地,一旁的侍女见状赶紧叫人去再准备一盘,还告诉他们多加点梅果。
“你说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呢,阿尔托莉雅?”
吉尔伽美什坏笑着故意舔了舔唇,然后趁着少女还僵在那一动不动再次吻上她因惊讶而微启的樱唇。

致我亲爱的老师梅林
我亲爱的老师,我应该相信你的,果然乌鲁克的王就是个无恶不赦的大坏蛋!
我被他骗到了他的国家被迫与他成婚,他还骂你是个满嘴谎话的杂种,我恳求您我亲爱的老师,请您来救救我吧。
    
您的爱徒阿尔托莉雅

end

当初其实就是梅林把闪闪骗过去的,呆毛你觉得你还有逃出去的希望么???

评论(5)

热度(105)

  1. 七月&流火一只胖橘(半死人) 转载了此文字